聆听火车声

发布日期:2019-03-07

文/段代洪

多少年前,看过一张影碟,片名叫《独臂刀之江湖情》,很俗很老套的一个江湖仇杀故事,我却记得极牢。记住它,并不是缘于其中的刀光剑影,或者侠骨柔肠。我所始终不能忘却的,是影片中数次浮现的那列老式火车。在一片僻远、蛮荒的亘古雪原,老式火车冒着浓浓的黑烟、拖着长长的笛声、碾过漫漫的风雪,一路咆哮而来,怒吼而去。那种寂寥的轰隆声,以及那种肃杀的基调,始终贯穿这部影片始终。那恣肆的风雪,那阴悒的氛围,尤其那不绝于耳的火车声声,很轻易就洞穿了我的心扉,掘开我的记忆之门,进入我的灵魂深处。

很小的时候,我不知天高地厚在生活着一个掉队、闭塞的穷山沟里。多年之后,我背负简单的行囊,艰苦地走出大山,艰难地流浪到熙攘喧嚣的都市之中。从穷山僻壤到繁荣都市,实现我生命第一次迁徙的,便是那辆我偷偷攀乘的旧式火车。那轰隆轰隆的撞击铁轨的沉闷之音和耳边呼呼的风声,便从此铭入我的心田,永不能忘记。

此后的风雨之途,几乎是不堪回忆的。城市的霓虹闪烁之后,是无尽的阴影。城市的繁华沸腾之后,是噬人的冷寞。在钢筋水泥的都市丛林中,为了一丝丝的温暖和一点点的安宁,我苦苦地奔忙跟求索。从一座城市流浪到另一座城市,那些流落若浮萍的岁月,我的耳边总是回荡着火车撞击铁轨的冷而单调的轰隆轰隆声。

历尽艰难,我终于在风雪飘摇中,筑就了自己牢固而舒畅的栖所。那么多的磨难,都成为人生的过往,成为性命里的一种财产。对挫折、变故跟困苦,我早已处之泰然,置之淡然。我甚至已成为一个相当乐观、坚强、自信,同时也不乏幽默的人。然而,灵魂深处的那种轰隆声,却从未真正平息过。


    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挂牌之全篇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